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未解决的哲学问题

keke 33 1

  96,过度理由效应

  过度理由效应是心理学家德西发现的。1971年,德西和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他的助手使用实验方法,很好地证明了过度理由效应的存在。“过度理由效应”是一个社会心理学现象,说的是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每个人都力图使自己和别人的行为看起来合理,因此总是为行为寻找理由。一旦找到了认为足够的原因,一般就不会再继续寻找下去;在寻找行为原因的时候,总是先找那些显而易见的外在原因。当外部原因足以解释行为的时候,人们一般就不再去寻找内部深层次的原因了。

  小说写作的理论探究也大抵如此,一旦某些作家的某些写法成为某些写手的写作依据,无论那写法是否迂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被人推崇过,就成为某些人的写作标杆。沉溺在一个并不高明的理论里是自由选择,但并非最优的最适合自己的选择。标榜也无非是给自己一点遮掩罢了。

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未解决的哲学问题

  97,路径依赖理论

  路径依赖理论指的是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说的是一种自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我强化和锁定的效应。道格拉斯·诺思就是因为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于199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它的特定含义是指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还是“坏”)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

  小说思绪的变迁与每一个作者密切相关,作品里的每一个表达都是写手写作的灵魂,在这种表达展示中不可避免就有自己的世界观裸露出来。从人性上说,对自己认同的路径选择有一种惯性或是惰性的依赖,不需要思考,跟着走就是了。儒释道各自宣扬,基督教伊斯兰教各自表述,对的或错的判断不是重要问题,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你依赖谁才是问题。

  98,群体思维

  群体思维是群体决策中的一种现象,是群体决策研究文献中一个非常普遍的概念,是指这样一些情况,群体对于从众的压力使群体对不寻常的、少数人的或不受欢迎的观点得不出客观的评价。

  小说的功利性往往也是这样。大多数人的审美选择会迫使很多有才华的作家改变写作方向,去迎合大众需求,不惜有庸俗的放弃道德操守的写作倾向,而失去小说更加精美的探索动力。小说的社会性能被群体思维所改变,那些不愿意迁就的写手就被称之为离群索居的怪人。

  99,用脚投票

  美国经济学家蒂伯特提出的:在人口流动不受限制、存在大量辖区政府、各辖区政府税收体制相同、辖区间无利益外溢、信息完备等假设条件下,由于各辖区政府提供公共产品和税负组合不尽相同,所以各地居民可以根据各地方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和税负的组合,来自由选择那些最能满足自己偏好的地方定居。居民们可以从不能满足其偏好的地区迁出,而迁入可以满足其偏好的地区居住。形象地说,居民们通过“用脚投票”,在选择能满足其偏好的公共产品与税负的组合时,展现了其偏好并作出了选择哪个政府的决定。

  一些社会现象比如农民工的流向。为什么农民不留在农村,理由很简单,农村没有城市那样给予农民工相对高的收入。迁移的过程就是农民工用脚投票的现实范例。如何把握这类社会现象,从本质上找到写作方向,是一个不容易的事情。

  100,信息不对称效应

  信息不对称理论是指在市场经济活动中,各类人员对有关信息的了解是有差异的;掌握信息比较充分的人员,往往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而信息贫乏的人员,则处于比较不利的地位。此理论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理论,共同获奖人分别是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乔治·阿克尔洛夫、迈克尔·斯彭斯。

  体现在小说交流中,高位者和低位者的语境不一样,交流障碍始终存在。在小说阅读中也有这样的问题,各自的信息不一样,阅读感受就会评价不一。做一盘鱼香肉丝,有的厨师极其讲究蔗糖产地,而有的厨师却去追问鱼的种类,能不让人笑吗。

  101,印加效应

  历史上,南美洲的印加帝国在经济、政治、生活上都在统治者高度而严格的控制之下,即便一件小事也要请示最高当局。有一天,西班牙人皮萨罗带领一支168人分遣队来攻打印加,强大的印加帝国虽然拥有20万军队,但必须经过层层请示才可出兵。西班牙人抓住时机,先活捉了印加皇帝。印加大军赶到时,看到皇帝被捉,便群龙无首,乱成一团,被几十名西班牙骑兵追杀。最终印加帝国战败了,这一战中被杀死的印加人不下七千,而西班牙人却损失很小。

  其实这个效应被大诗人杜甫早就捕捉到,“挽弓当挽强,擒贼先擒王”。僵化的印加体制,它被灭掉是早晚的。任何一个小说作品或小说理论只要是僵化不动的,被抛弃也是早晚的,时间而已。

  102,麦穗哲理

  古希腊哲学大师苏格拉底的3个弟子求教老师,怎样才能找到理想的伴侣。苏格拉底带领弟子们来到一片麦田,让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他们每人选摘一支最大的麦穗,但不能走回头路,且只能摘一支。

  第一个人刚走几步便迫不及待地摘了一支自认为是最大的麦穗,结果发现后面的大麦穗多得是;

  第二个人一直左顾右盼,东瞧西望,直到终点才发现,前面最大的麦穗已经错过了;

  第三个人把麦田分为3份,走第一个1/3时,只看不摘,分出大、中、小三类麦穗,在第二个1/3里验证是否正确,在第三个1/3里选择了大麦穗中的一支。

  在数不清的麦穗中寻找最大的几乎是不可能的,所谓“最大的”往往也是要在错过之后才能知道,但如果在调研基础上果断出手,这样离最大的也差不太多——这就是成功者的“麦穗哲理”。在现实生活中,盲目草率做决定、犹豫不决空留恨,都是不可取的。在激情中保持理性,成功几率就会提高,就能有更多的机会摘取“最大的麦穗”。

  小说写作其实也有个路径问题,你看素材准确度和情感吻合度有多高,你运用的技巧就有多么娴熟。最大的麦穗只能被细心的人拿在手里。

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未解决的哲学问题

  103,康德“魔桥”效应

  哲学界流传这样一句话:“在哲学问题上,你可以赞同康德,也可以反对康德,但不能没有康德。”康德是西方哲学史上的一个划时代人物,虽然哲学界存在许多的派别,其观点千差万别,但是没有人可以不学习“康德”而研究哲学。俄国文艺理论家戈洛索夫克尔曾说:“在哲学这条道路上,一个思想家不管他是来自何方和去向何处,他都必须通过一座桥,这座桥的名字就叫康德。”这就是著名的“康德魔桥”。

  小说也是这样,你可以反对我,也可以支持我,但不能没有我。不是我重要,而是我的小说有价值。

  104,赫克金法则

  美国营销专家 L 赫克金有句名言:“要当一名好的推销员,首先要做一个好人。”

  好的作家首先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对社会有责任感的人。没有这个基础,作品的起点就会低很多。从善如登太费力,但总有人登;从恶如崩太放纵,不免太多人崩。

  105,卡诺莎觐见效应

  1075年,教皇格里高利七世趁德帝国国内局势未稳之际,命令亨利四世放弃任命境内各教会主教的权力,宣布教皇的地位高于一切世俗政权,甚至可以罢免皇帝。对此,亨利四世以召集德意志主教会议,宣布废黜教皇相对抗。于是格里高利七世发布敕令,废黜亨利四世,革除其教籍,解除臣民对他的效忠誓约。在种种内忧外患的严峻形势下,亨利四世再也无法顾及自己高贵的皇帝身份,演出了一场德国版的“负荆请罪”。

  1077年1月,年仅26岁的亨利四世带着他的妻子和孩子站在满地白雪的卡诺莎城堡的院子里。根据惯例,年轻的德皇赤足披毡站在寒冷的雪地里苦苦恳请教皇接见,并原谅他这个认了罪的人。而格里高利七世这位出身低微的手工匠人的儿子,硬是让高贵的德皇在室外整整等了三天,直到使其受尽了精神上的侮辱后才出来恩赐给这位忏悔者一个赦罪的吻。这就是史称“卡诺莎觐见”。

标签: #世界上未解的哲学问题

  • 评论列表

  • 免费使用这个抢单神器帮我节省了大量时间,非常实用。

    2023年08月05日 08:19

留言评论